当前位置:主页 > 看点 >

开心麻花终止IPO学新丽找金主卖公司?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09-13 08:33

  昨日(3月26日),开心麻花(835099)发布公告,因涉及重大股权结构调整,拟终止IPO。而就在3月11日,新丽传媒刚刚“卖给”腾讯,终止了长达数年命途多舛的IPO之旅。显而易见,

  申请IPO,虽然经历了签字律师更换以至于中止IPO,但仍是最有望成为A股新贵的影视制作公司;《羞羞的铁拳》征战国庆档,一骑绝尘拿下超22亿票房;贺岁档联合出品《妖铃铃》,口碑票房双失利。

  这三件大事,对应的是开心麻花资本化、主控头部化、联合加速化。三者互相勾连,都是开心麻花持续发力的重要标志。

  然而,时也命也,开心麻花势头再好,也扛不过监管收紧,整个2017年,A股市场影视制作公司无一成功IPO。

  虽说人生乐事,莫过创业、融资、去敲钟。然而IPO之路布满荆棘,特别是文娱公司,几乎被霸道女总裁赵薇失败的A股收购毁了进身之阶。而新三板股票流动性差,以乐华、耀客为代表的文娱公司正掀起新三板摘牌潮。

  作为新三板明星公司、最早发起转板攻势的开心麻花,不得不思考资本市场受挫后的其他融资途径。

  年景好的时候,大家都想上市。但当上市受挫,很多人的估值,很多人的故事,都回不到最好的时候,特别是起伏巨大的影视制作公司。满目山河空念远,不如怜取眼前人。而对于这个“喜剧第一股”,什么样的“金主爸爸”,可以满足开心麻花的影视野心呢?

  去年,仅有横店影视、金逸影视、中广天择三家影视公司成功登陆A股。前两者是院线,后一个主营视频内容制作发行及电视剧版权运营,影视制作类公司则全部折戟。今年的“种子选手”新丽传媒、开心麻花索性相继撤退。

  登陆A股,早在2015年就成为许多影视公司的梦想。谁都希望在热得发烫的资本市场狠狠捞一把。但2016年的影视拐点,2017年的资本寒冬,特别是监管层对文娱类资本运作的收紧,让大量造富梦碎。

  但对于开心麻花这样的真.头部公司,外部的寒冬无法阻挡内在的火热。最快速的通过资本化,完成影视产业的布局,是其不变的渴望。开心麻花的IPO之路,始于2017年1月16日,终于2018年3月26日。

  首先,开心麻花作为“喜剧第一股”,早已摆脱了剧场演出这一微利生意。自《夏洛特烦恼》爆红后,影视拓展就成为了开心麻花最重要的布局。但是新三板和A股相比,流动性差,融资成本高,已成为头部影视公司争相逃离的所在。影视制作对资金的强烈需求,让开心麻花必须谋求转板。

  2015年,开心麻花跨界征战大银幕,首部作品《夏洛特烦恼》一举拿下14.4亿元票房,为开心麻花带来约1.9亿元的收入。2015年营收增长155%,净利润增长219%。但到2016年,开心麻花推出第二部电影《驴得水》,最终票房收入为1.7亿元,开心麻花当年营收下滑23%,净利润同比下滑45.08%。

  去年上半年,根据开心麻花2017年半年报显示,因演出业务场租成本及人工成本较上年同期有所上升,开心麻花净利润再度出现下滑。但下半年,《羞羞的铁拳》拿下22.13亿元票房收入,公司营收增幅明显。

  而我们看转板成功的公司,主要集中在一些利润丰厚且较为稳定的行业。即便开心麻花已表现极佳,但较大的业绩浮动,仍可能阻碍其IPO,何况此前并未有影视公司的成功转板案例。

  与此同时,漫长的IPO战线,对于正加大影视布局,急需募集资金的开心麻花,更是“等不及”。

  根据招股书,开心麻花本次IPO计划募集资金7亿元,除了1.5亿元用来补充流动资金,其余将用于投资6部戏剧和6部电影。

  电影全部为喜剧,每部电影投资金额均在5000万元至1亿元不等。4部为由公司经典话剧改编的电影,包括《李茶的姑妈》、《乌龙山伯爵》、《牢友记》、《浪漫法餐》。

  文投控股对几家影视公司的收购,屡次缩减还屡次失败,可见如今的监管政策并未放松。对于急迫的开心麻花,如果能找到新“金主”,自然无需等待A股。

  2017年的一天,开心麻花的刘洪涛找到了陈可辛:“嘿,有兴趣制作一部喜剧吗?”虽然只是联合出品方,但其实开心麻花才是《妖铃铃》真正的组盘者。

  于是,这部被称为“笑出猪叫”的风格喜剧,经历过曾国祥,硬塞给吴君如。但最终,无论是票房还是口碑,都难以令人满意。

  影视公司的巨大不确定性,让创作者几乎只能处于永恒的焦虑中。就像当年的《夏洛特烦恼》,或许就连开心麻花自己都没有想到,竟能一跃成为年度黑马。虽然这部电影因诸多缺点被批评,但因为其“新鲜感”和舞台剧改编的“现实感”仍带来了广泛赞誉。

  2016年,《驴得水》尽管票房不足2亿,但开心麻花摆脱了对沈腾、马丽的依赖,凭借着豆瓣年度最高评分为其打下了更为扎实的口碑基础。

  也正因如此,当沈腾、马丽重返银幕,《羞羞的铁拳》从一开始就成为了2017国庆档的“头号种子”。至今,开心麻花三部主控电影,一部20亿+,一部14亿+,一部没有明星主演的小成本喜剧,成功破亿。

  更为重要的是,开心麻花有超高的性价比。据悉,《夏洛特烦恼》的制作成本仅2100万元,宣发成本也只有3000万元;而电影《驴得水》的成本仅1000万元,总票房1.73亿元,票房收益4700万元,收益率高达476%;《羞羞的铁拳》在成本方面,部分后期加磅的公司也只是按照1.4亿价格加入。这对于一部票房超20亿的“大片”来说,成本极低。

  超高的性价比和头部大片,让开心麻花迅速成为了院线喜剧的“第一品牌”。但不确定性仍然如影随形,虽然根据话剧IP改编有着强大的受众认知基础和口碑基础,但是孵化速度比较缓慢。

  另外,《羞羞的铁拳》主演是马丽和艾伦,沈腾更像是“友情出演”。由于沈腾和马丽并未出现在开心麻花的股东行列,这家“头部公司”对于优质明星的绑定其实并不紧密。

  自王宁出走后,沈腾和马丽也存在一定的变数。而且即便双方合作,成本也会提升。这对于开心麻花来说,都是不小的压力。

  一方面加快电影制作步伐,另一方面摆脱对个别明星的依赖。今年,开心麻花的第四部作品《李茶的姑妈》定档国庆,而这部电影的主演是黄才伦、艾伦、宋阳。

  虽然这保留了话剧的主演阵容,不会严重“跳戏”。但这样的阵容在影市实在难称优秀。然而这就是开心麻花的致命纠结:话剧IP的开发,究竟是保留“原貌”,还是更换更有市场号召力的主演?

  2017年,开心麻花参投的《妖铃铃》取得了3.63亿票房,《绝世高手》取得了1.01亿票房。虽然与其主控项目票房差距明显,但是比起前两年一年一部的节奏,2017年开心麻花发力影视的信号十分明显。

  然而从两部作品的口碑来说,与主控项目差距很大。今年,暑期档,开心麻花还联合出品了沈腾主演的《西虹市首富》,但最终成效也需时间验证。这是开心麻花的第二个焦虑点:参投项目表现不佳。全靠自己主控,产能明显受限;而参投不利,又可能影响自家的金字招牌。

  前不久,光线传媒与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公司以人民币33.1704亿元的对价将持有的新丽传媒27.6420%的股份出售给林芝腾讯。

  由于再度发生重大股权交易,新丽传媒IPO再次折戟,也就得到了正面证实。不过,新丽传媒的估值已经达到了120亿,随着腾讯入手,新丽传媒仍然可以缓解资金上的压力。

  那么开心麻花呢?早在IPO之前,就获得了来自盛世投资、华盖资本、正心谷创新资本等投资方的投资。不仅估值达到50亿,而且市盈率高达70倍。

  从话剧衍生电影的“特殊路线”,让开心麻花屡试不爽,也形成了开心麻花独有的核心竞争力。随着开心麻花影视化转型的成功,自然会被资本市场无限看好。

  此次,开心麻花之所以甘心终止IPO,给出的理由是“涉及重大股权结构调整”。那么,开心麻花很有可能已经获得超级金主的“输血”。按照腾讯站队新丽传媒的路数,支持开心麻花的可能会是……从而延续AT大战吗?

  无论如何,优质内容制作公司还是拥有无限机会。在不损核心股权架构的同时,引入大金主和境外上市都可以成为其选择。而互联网巨头,对于渗透内容制作公司也是乐此不疲。

  很多人觉得卖给 BAT(影视圈只有AT) 就丧失了独立发展的机会,但实际上,卖给 BAT 才是保留了独立发展的火种。因为只有在拥有现金奶牛的前提下,大公司才愿意给新业务更多机会。与其老大嫁作商人妇,真不如趁青春少艾,卖个好价钱。

  今年以来,爱奇艺、B站为首的视频播放平台赴美上市,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也跃跃欲试,加上影视制作公司积极“卖身”金主,整个市场给你的感觉是什么?硬糖君倒觉得: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