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便民网 >

凯迪生态大股东热衷套现倒腾资产 如今工资发不出来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11-07 05:42

  7年前,凯迪生态(行情000939,诊股)前董事长陈义龙曾经公开宣称:“2015年,凯迪(规模)将突破600亿元;2020年,凯迪销售额将达3000亿元;到2030年,凯迪的规模可能做到1万亿元。”

  如今,第一阶段目标时限已到、距离3000亿元目标仅有2年,凯迪生态深陷系列负面事件,并在最近一年间大面积爆发:

  票据实质性违约、数月未发员工工资、被证监会立案调查、2017年年报久拖未披、大股东所持股份遭司法轮候冻结、母公司多个银行账户被冻结……

  自2009年从控股股东阳光凯迪(前称“武汉环泰”、“凯迪控股”,下文统称“阳光凯迪”)处收购9家生物质电厂开始,凯迪生态(前称“凯迪电力”,下文统称“凯迪生态”)切入生物质发电行业,从此开始了一场大规模收购电厂、大规模融资举债的扩张运动。

  很显然,过去10年的运作,并没有为这家企业带来预期中的变化,反而一步步将之推向了再也无法掩盖的流动性危机之中。

  分析凯迪生态如今面临的窘境,有人说是沉重的财务负担使然,有人说是生物质燃料短缺或成本过高所致,还有人甚至说公司“拿钱没办事”、“被大股东掏空”。真实的凯迪生态究竟是什么样子?

  谁的凯迪生态?

  阳光凯迪入主凯迪生态,已是14年前的往事。2004年,阳光凯迪前身武汉环泰收购中联动力持有的凯迪生态13.398%的股份,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彼时,凯迪生态上市才5年。其后,阳光凯迪多次向凯迪生态注入资产,上市公司主业由烟气脱硫行业转型为煤电汽灰渣产业链。

  2009年,凯迪生态从阳光凯迪处收购南陵、淮南、崇阳等9家电厂,从此切入生物质发电行业;2014年,阳光凯迪旗下生物质资产(除生物质燃油项目外)整体注入凯迪生态,公司又转型为一家集生物质发电、风电、水电业务于一身的清洁能源企业。

  截至去年三季度末,阳光凯迪共持有上市公司29.08%的股份。按照凯迪生态的说法,因控股股东的股权结构分散,没有一方能够控制上市公司董事会,故公司并不存在实际控制人。

  从阳光凯迪的股权结构来看,丰盈长江新能源投资有限公司持有阳光凯迪31.5%股份,为后者第一大股东;而陈义龙则持有丰盈长江66.81%的股权。

  在湖北资本圈里,谁都知道陈义龙是凯迪的“灵魂人物”,虽然他在2013年已经辞任上市公司董事长,但新任董事长李林芝也多被认为是陈义龙的代言人。

  在凯迪生态内部,陈义龙更像是一个符号、一种象征,近几年每次召开年度股东大会时,李林芝都不免会提起陈义龙作为上市公司以及国内生物质发电的“奠基者”和“引路人”的角色。

  翻看陈义龙的简历,1959年1月出生的他今年已近六旬,目前他担任阳光凯迪董事长,同时也是湖北省工商联副主席,是第十一届、十二届、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可以看出,大学老师出身的陈义龙,过去在与之相关的商界和政界关系的处理上都游刃有余,他甚至可以邀请到重要的政、经人物到他备受市场质疑的“柴变油”项目视察,并将之作为宣扬公司价值的依据。

  2015年2月,中国华融前董事长赖小民曾公开为陈义龙站台,他在主旨演讲中说:“我从陈义龙董事长身上有了新的发现,知道能源还可以种植。我接触它的时候,当时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就是投资凯迪,我投了20亿!”

  今年4月,因个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赖小民接受纪律审查和检查调查。直到现在,凯迪生态仍与华融保持着各种合作关系。截至2017年三季度末,华融还直接持有凯迪生态2.81%的股份。

  在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的印象中,陈义龙更像是一名“演说家”。

  在任何公开场合,他总是西装笔挺、梳戴整洁、正襟危坐;在股东大会上,针对投资者的一个问题,他可以独自一人滔滔不绝、声情并茂、例证丰富地“演说”两三个小时,内容除了描绘生物质发电的宏伟蓝图之外,还不免用自己的一套算法和理论来侧面印证市场对凯迪的低估。

  2011年4月,在接受武汉本地媒体采访时,陈义龙放出“万亿”豪言,这份载有采访内容的报纸被放置在其后公司召开的股东大会上,供投资者取阅。

  然而,认定凯迪前景光明的大股东,却在陈义龙的表态后大笔套现。当时,受“万亿”目标刺激,凯迪生态股价从15元左右一路涨至近25元,而阳光凯迪则通过大宗交易系统减持上市公司2888万股,套现近6亿元。

  到2017年11月15日,凯迪生态停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公司股价仅报收4.99元/股。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