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PK >

曝光:河南省内乡县瓦亭镇闫湾村黑恶势力是村支书还是黑恶势力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11-06 08:52
是村支书还是黑恶势力 《执行中央部署 铁腕扫黑除恶》,这是我们国家新时代治理国家的大政策。 下面我把我亲身经历的故事今天在网上发布,请广大网民关注,同时也请有关部门的领导在百忙中给与指示! 我叫李花彩,家庭住址:河南省内乡县瓦亭镇闫湾村李庄东组。身份证号412926195910122925。联系方式:18336607209。 2000年以前,我们一家人在杭州打工,一家6口人的责任田,以免荒误,由我家的邻居李洪月,王新定,王宗义帮忙耕种。2002年秋,我们李东组的组长李洪敏,会计李洪聚等二人未经我们家人商量,也没经我们家人同意,私自将我家6口人的7亩3分责任田分给了其他村民,同年间我知道我家的责任田的主权被他人强行经占,当时我就找我们村干部反映情况,要回我家责任田的主权,村干部说下一年还给我们家,过了一年,再过又一年,16年过去了,我们家责任田的主权还是被他人强占,而我们全家人决定不出外打工,在家等着责任田的主权归还了在家耕种,可16年过去了,我们全家人既耽误了出外打工挣钱的生活门路,又没有等到责任田归还的主权,至今我们一家人还是等待着我家责任田的主权归还,一直过着要饭的日子。 这期间,为了我们一家人有生活的保障,我就将强占我家责任田主权的情况反映到乡里,县里,市里,省里.......我不知跑了多少路,我家的责任田的主权还是被他人侵占着,只有我们村里的干部用搪塞的方式,说给我家的低保解决,2016年给4个人的低保,2017年给我家五个人的低保和3000元钱,我分析如此的解决方式不正规,也没有按我国农民承包责任田的法规进行,我不能同意!我家是农民家庭,农民不能没有责任田耕种,可我们村的干部就是不归还我家责任田的主权!2016年间十月左右,我们村支书闫红海给我打电话说要我给他一万元的人民币了他就给我解决归还我家责任田的主权。 我们的村支书是2016年8月份上任的,村支书闫红海自上任以来,一直都是用假公济私的方式行使他的权力,想着法子向村民们敲诈钱财! 2018年7月20日,我家生活都无着落,哪有钱给村支书送礼呢?我就给南阳巡视组打电话,诉说我家责任田的主权被人强占了,我们村支书闫红海要我给他送一万元的人民币,我没钱送。2018年8月15日,我们内乡县纪委派来了两位领导,亲自为我家解决我家责任田主权归还我家的事。纪委的领导走后,我们的村支书闫红海就借故请我第二个儿子李帅到淅川县后坡镇一饭店里吃饭,其中有谁也不敢惹的人物孙中作陪,强行要我儿子酒喝多,喝醉!然后威胁我儿子,他对我儿子说:他南阳有人,内乡有人,多少部门都有人,想告倒他是不可能的,想告,到北京中南海去!好自为之,给我家两亩地,3000元人民币就了事!强迫我已喝醉了的儿子签字,我儿子发现他们气势不对,不敢不签!之后就签字的责任田的主权还是没有归还!(7亩3分田的其中的两亩)。2018年8月16日早上,我坐瓦亭镇到后坡的班车,到支书闫红海家说解决我家责任田主权的无效条子,(其实我儿子早以分家与我们家其他人无关)我要将此无效条子收回!我走进他家大门时,他老婆就将我往门外推,口里不停的骂我不该告她家的丈夫,还骂我不要脸。当我拼命的进她家,找她丈夫说归还我家责任田主权,他家院子里有一辆黑色小骄车,我就坐在黑色小轿车的后坐时,她老婆把我从车里拉出来,这时村支书从外面回来进他家,一进门就对我拳打脚踢,同时也是骂我老不要脸,骂我不该向有关部门反映他的情况!当时天还下着小雨,他们家两人把我推倒在地在稀泥地上拖到一丈多远有水的地方扔下,同时闫红海还用自己的手机拍照我全身稀泥在水里的样子,支书的嘴里不停的大喊大叫,说我侵犯他的民宅!这时有一位包片干部路过看到我拉我起来,村支书也不让拉说我侵占了他的民宅要让我坐三五年牢。我打了110,110的警察给我录了口供,也是说我侵占民宅!我在此向广大网民请教,我找村支书说我家责任田的主权一事到他家,怎么成了侵占民宅呢?连警察也这样说! 今天我家的责任田主权还是没有归还我家,我心中很不好受,我就把我就把我家责任田主权没有归还我家的故事写出来,发表在网上,请广大网民关注,同时也请各级领导重视!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