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民情巷 >

号称700亿资产规模的金诚财富陷兑付危机 涉嫌自融和资金池_四川徽记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更新日期:2018-11-08 10:02

11月1日,有投资者购买的金诚财富发行或管理的私募产品出现无法赎回的情况,金诚财富或陷入兑付危机。

金诚集团7月初曾经发布《关于金诚易4号私募基金(五十三期)暂停赎回业务的说明函》称,因本基金目前赎回量过大,管理人决定暂停本基金赎回业务,预计6-12个月重启本基金赎回业务。

金诚财富的资金链危机可能由于7月杭州的连环雷加速,但是实际在今年5月就有了苗头。

今年4月,浙江证监局按照证监会的统一部署和安排,开展2018年私募基金专项检查工作。但是在检查过程中,浙江证监局发现5家公司存在不配合现场检查工作的情形。

根据披露,不配合检查的5家私募机构,分别是杭州观复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杭州观复”)、杭州金仲兴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杭州金仲兴”)、浙江金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杭州金转源”)、浙江金观诚财富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浙江金观诚”)。

基金业协会网站显示,6月22日,金诚集团旗下私募杭州观复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因不配合浙江证监局现场检查工作,其法人傅康洲被采取监管谈话措施。

工商信息显示,这五家公司全部都与金诚集团实际控制人韦杰或金诚集团有关联,其中4家私募在基金业协会备案的办公场地都是同一地点,杭州拱墅区登云路43号。

旗下公司连年亏损

官网显示,成立于2008年的金诚集团,是一家综合性的现代城市发展集团。作为全球新型城镇化巨头,金诚集团以金诚特色小镇为核心产品,运用全球资源优势,致力于打造“人、产业、城市”三位一体、高度融合发展的全生态城市系统,改变人类生活,推动新型城镇化。

金诚集团官网介绍,金诚集团创始人韦杰是全球新型城镇化巨头,华人商业领袖,金诚集团创始人。韦杰将新型城镇化定义为一种商业模式,并凭借其一手打造的“新型城镇化下的全生态链小镇经济”,获中国金融行业十大领军人物、中国新型城镇化建设领军人物、中国企业思想家等荣誉。hd17.net

据韦杰对外接受媒体采访时描述,他辞去律师一职之后开始介入文化和金融领域。《杭州日报》的一篇报道显示,2008年12月,韦杰成立了金诚财富。开创了地方融资平台私募债融资模式,缔造“全生态产业金融链”。

金诚集团旗下拥有5家公众公司,分别是港股上市公司金诚控股(01462.HK)及新三板挂牌公司太悦健康(832227)、丽晶光电(831777),还包括多伦多交易所上市公司D-BOX(沉侵式动感技术企业) 和韩国创业板上市公司Fantagio(娱乐公司)。

数据显示,太悦健康2017年实现营业总收入1859.59万元,亏损1710万元;丽晶光电去年实现营业收入3537.91万元,亏损383万元;韩国的Fantagio公司,2016年销售额217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28亿元),当期净亏损37.6亿韩元(约合人民币2221万元),加拿大上市企业Fantagio则无据可查。金诚控股2017年营收为6.1亿元,扣非归母利润仅0.34亿元。

可见,金诚集团自身拥有的5家上市公司造血能力欠佳,要么在亏损的边缘微薄盈利,更多的是连年亏损还需要母公司输血。

私募涉嫌自融和资金池

金诚集团一手大榄PPP项目,一手打包发行各种私募基金产品融资。

金诚集团与地方政府签订合同后,成立项目公司,再以政府“PPP工程”名义向社会募集资金。一些项目质地非常一般,但金诚集团通过一番包装后,通过旗下金诚财富招揽客户投资,年化收益率在10%~12%之间。

金诚财富旗下拥有“非常6+1”组合:1家基金销售公司浙江金观诚,以及新余观悦、新余观复、金诚资管、杭州金转源、杭州金仲兴、杭州观复等6家经备案的私募基金管理人。

统计显示,金诚财富旗下6家私募机构先后合计发行了超过300只各种类型的私募产品:其中新余观悦30只、新余观复31只、金诚资管47只、杭州金转源72只、杭州金仲兴29只、杭州观复109只。

据媒体此前报道,很多项目基金并不标明具体投向标的,而是注明用于投向金诚集团旗下私募基金管理人发行以及浙江金观诚代销的私募基金产品,难免有借新还旧之嫌。母基金的存续期都是10年,不过子基金的存续期普遍都在两年左右,换言之,金诚集团将长期产品拆分成短期产品的形式来募资。

今年年初,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文称,私募基金应当单独管理,单独建账、单独核算,不得开展或者参与任何形式的“资金池”业务,不得存在短募长投、期限错配、分离定价、滚动发行、集合运作等违规操作;涉及关联交易的,应当在风险提示书中向投资者披露关联关系情况。

金诚财富的做法显然与监管方的政策背道而驰。

某上市公司董事长透露,金诚集团的很多特色小镇项目,并不是真正的PPP项目,只是借政策鼓励的PPP之名,去备案发售理财产品。这其实是典型的自融自担行为,是绝对不允许的。

部分经济欠发达地区,最终能够做成PPP项目的其实很有限。有些企业抓住地方政府求发展的心理,把PPP模式做歪了。金诚集团在很多项目操作过程中,从项目流程,到资金募集,均对外宣称为模式创新,其实很多地方都涉嫌违法违规。

另外,金诚集团对外发售的私募产品,很多时候没有针对具体项目实施分离,存在资金池问题。

5700亿政府订单迷局

与金城集团创始人韦杰百亿身价同样传奇的,就是他能屡屡斩获天量订单。

金诚集团官网此前披露信息显示,“从2015年7月22日,到2016年8月22日,在董事长韦杰的带领下,金诚新城镇冲锋陷阵,拿下了35个新型城镇化项目,签约总投资额1800亿元。”“截至2017年9月,拥有特色小镇项目59个,政府项目签约量超过5700亿元。”

一年新增3900亿元订单,政府总订单达5700亿,到底是什么概念?

如果全部为PPP形式的中标项目,该数据仅次于中国建筑集团、中国交通建设集团,在国内排行第三位。

根据社会资本累计中标的PPP项目排行榜,入围前10位的企业,普遍是中国建筑集团、中国交通建设集团、中国铁建集团等大型央企或国企,民企仅华夏幸福、东方园林两家。其中,排名第10位的东方园林,累计中标金额为1264.4亿元。在这份PPP榜单中,并无金诚集团的名字。

第三方独立机构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国内PPP项目成交中,上市公司成交30611.7亿元,占比为28.22%;成交个数为1211个,占比为16.44%。简单估算,上市公司单个PPP项目平均金额为25.28亿元。

反观金诚集团(假设项目主要为PPP项目),单个PPP项目平均签约投资额高达162.5亿元,远高于上市公司同一指标,且金诚集团并非A股公司。

>
相关文章:

隐私保护 版权所有 法融在线 Copyright ©2016 http://www.forumelektrik.com All Rights Reserved